400-004-8568
當前位置: > 新聞動態 > 教育新聞 >

Bauhaus樂隊

作者;louie ???文章點擊:183

說到哥特的時候如果是想到Evanescence的鋼琴流行小曲或Marilyn Manson駭人的打扮,那顯然是與本文所談的哥特不同的。“哥特”兩字發展到今天已經在人類超乎尋常的想像力中延展到了一種混亂的地步。它既可以是暴烈的金屬,也可以是詭異的中世紀音樂,還可以只是一張臉譜甚至鋼琴流行小曲。反正當現在的小孩樂此不疲地宣稱自己屬于哥特一族時,他們中的絕大多數其實并沒有聽過“哥特正宗”――哥特搖滾(Goth Rock),一種跟死亡金屬、哥特金屬、交響金屬、工業金屬、黑浪潮、Marilyn Manson以及Evanescence沒有任何親緣關系的音樂。

哥特搖滾是后朋克(Post Punk)的直系子嗣,繼承了后朋克冰冷的合成器聲響和機械的鼓機,并且在將后朋克陰冷、悲觀的情緒無限放大的同時賦予自己超自然的神秘屬性。跟后來那些被人們自以為是貼上哥特標簽的金屬音樂不同,哥特搖滾更重視情緒渲染和由內向外的心理建設,讓聽眾不寒而栗。可惜的是,八十年代末以后,隨著以死亡金屬(Death Metal)和哥特金屬(Goth Metal)的崛起,哥特搖滾逐漸為大家所淡忘,到今天幾乎絕跡。
Bauhaus樂隊,成立于1979年,“哥特搖滾”的始作俑者。

他們的單曲《Bela Lugosi's Dead》被公認為創立了哥特搖滾的標準。盡管他們的音樂同樣源自以Joy Division為典型的后朋克,但相對于其他的哥特搖滾樂隊,他們是走得最遠、實驗性最強的。以至于在Bauhaus的主唱Peter Murphy單飛之后發行了一系列新浪潮作品之后,有歌迷甚至表示“跟Peter后來的作品相比,Bauhaus的唱片其實很難聽。”

《In the flat field》是最早的哥特搖滾專輯之一,同時也是最經典的一張。在這張專輯中,Bauhaus把自己所擅長的情緒渲染發揮得淋漓盡致,除了后朋克的傳統樂器之外,他們還使用大量頗具想像力的合成器音效來增強渲染的效果。在這張專輯中,無調性的旋律、富有戲劇性的唱腔、層層疊疊的合成音效、冷冰冰的鼓機跟錯亂交雜的吉他演奏相得益彰地結合在一起,活靈活現地構筑了一個死氣沉沉的恐怖彼岸。
Bauhaus成立于1979年,20年后他們重新回來了,專輯賣得比以前還好,他們的風格仍然新潮,他們的現場演唱現在成了傳奇故事。他們以形象且富于思考的音樂而當然地成為了“哥特”潮流的先鋒并成為了經典,這誤導了人們而忽視了他們的幽默、前衛和獨特。

他們的音樂是黑暗的搖滾,更象Elvis Presley的“Heartbreak Hotel”而不是他們的模仿者的那些華而不實的東西,那給“哥特搖滾”抹了黑。象“The Craze”、“The Submerged Tenth”或“Jack Plug”和“The Sockettes”這都不是國際上知名的名字,這些是Kevin和David J. Haskins兩兄弟及吉他手Daniel Ash早期一些短暫的音樂經歷,他們之中總是缺了些什么東西,直到有一天Daniel給Peter Murphy——一個校外的朋友,象是個“美麗的蹩腳家伙”——打了個電話。在幾個星期之中,Peter和Daniel在一起創作了大量的東西,在一個周末他們就寫出了“Dark Entries”、“In The Night”、“Boys”、“Harry”及其他許多當Kevin和David加入后一起最后完成的作品。于是種子已經播下了。一個月后,他們組成了“Bauhaus”,是與同名的德國藝術運動相對照的。

在他們于1978年的新年前夜舉行的第一次公眾演唱之后不久他們錄制了單曲碟“Bela Lugosi's Dead”,在1979年8月由Small Wonder公司發行,是個史詩般的歌曲。樂隊只用了一次就錄制成功了,然后用得來的錢錄制了“Tomb Flower”,厚重的黑暗音樂幸運的誕生,有九分鐘長,而且聽起來不象其他的任何東西。根據樂隊的要求,這個版本的“Bela”至今沒有出現在他們的任何專輯中包括他們最近推出的精選集“Crackle”(裂紋)。

Bauhaus的現場表演已經非常吸引人了,他們只用白光(Bauhaus說:“彩色的光是給圣誕樹準備的。”),在只有一個開關的小屏幕上看他們的錄象,樂隊顯得很令人吃驚,危險且催人入睡,尤其是在小酒吧里。 “Melody Maker”雜志如此評價他們:“你可能不會注意在旋轉馬車上被灌輸上帝的恐懼,這一部分是來自某個樂隊,但事實證明Bauhaus是個令人愉快的例外。從不與聽眾交流,更多的是脅迫你讓你立刻引起興趣,爆炸性的鼓聲,顫動的貝司和永不停止變化的吉他聲,這些從不符合常規。” 在倫敦“搖滾花園”的一次典型的令人生畏的表演之后,他們跟剛成立的4AD公司簽約,發表了三首單曲:“Dark Entries”(黑暗個體)、“Terror Couple Kill Colonel”(恐怖夫婦殺了上校)和“Telegram Sam”(電報薩姆)和一張處女專輯“In The Flat Field”(在平原),這是80年代的著名專輯之一,迷幻、黑暗而且獨特。這張專輯在1980年發行,并不包括以上的三首單曲,現在聽起來仍然“讓人不舒服”但是傳達了靈感,尤其是對Daniel Ash被低估了的吉他風格。Peter Murphy語錄:“如果你受不了Bauhaus,我勸你坐下。” 所有這些在4AD的錄音現在被重新制作并在美國作為“In The Flat Field”專輯的加強版首次發行。

在1980年的9月,Bauhaus作了第一次美國演出,又在第二年2月作了16天的巡演。在他們即將招徠廣大的聽眾的時候,他們轉到了Beggars Banquet旗下并發行了單曲“Kick In The Eye”(踢到眼睛),這次他們用了更商業的聲音和舞曲節奏。 David J語錄:“我們現在已離開了地下但我們仍時不時地在失落的周末回去。” 在錄音室里他們堅持了自發性的原則,下一首單曲“The Passion Of Lovers”(愛人的激情)在一天內寫完并錄制完成,而他們的第二張專輯“Mask”(面具)在風格上與其第一張有了轉變。少了瘋狂而多了成熟,更有旋律性,歌曲涉及了更為廣闊的音樂領域,但仍保持了實驗的銳利。專輯出現11個月之后,“Kick In The Eye”的重新混音版本又出現在“Searching For Satori”EP的A面。雖然樂隊一直在英國及海外巡演,但始終沒有突破性的勝利,下一首單曲“Spirit”是他們首次起用國外的制作人,這首歌與英國榜前50名擦了點邊。樂隊對這首歌的編排感到不滿,于是他們又為下一張專輯錄制了一個更長更完整的版本。雖然他們的錄像帶很棒(即使非傳統),演出有很強的視覺沖擊,樂隊第一次在電視上正式曝光是Peter Murphy在為時髦流行的“萬勝”(Maxell)磁帶做廣告的非音樂電視劇里飾演角色,由著名的Howard Guard(他后來為樂隊拍了“She's In Parties”的音樂錄像帶)拍攝。后來在電影“The Hunger”(饑餓)里又有精彩表演,這是在紐約的吸血鬼故事的現代版本。

Bauhaus在一個酒吧里表演了“Bela Lugosi's Dead”,一些大牌歌星如Catherine Deneuve和David Bowie也來參觀,他們來尋找合適的合作伙伴。 當樂隊翻唱“Ziggy Stardust”(之型星團)和Brian Eno的“Third Uncle”(三叔)時又與Bowie取得了聯系。在70年代晚期至80年代初英國樂評界只要發現哪個樂隊染了眉毛或有一些“華麗搖滾”的跡象就片面地認為他們是在抄襲David Bowie,與其他同齡人一樣,Bauhaus成長于70年代,Bowie(一個在他的時代里不愿調整自己適應各種角色的人)是其中的影響之一。

樂隊已經發行了Marc Bolan的“Telegram Sam”,而按照典型的煽動性的心理方式,他們知道發行“Ziggy Stardust”(Bowie最流行曲式的典范)作為他們下一首單曲將會招致大規模的抗議。為加強諷刺意味,這首歌與“The Third Uncle”一起收入碟中,而且還有一首“The Velvet Underground”與Nico一起現場演唱的粗糙的“Waiting For The Man”,在封面上Bauhaus的標志上還加入了Aladdin Sane的“閃電”。我們當然不知道是誰笑到了最后,但這首單曲最終使Bauhaus得到了他們應得的英國榜前20名,新專輯“The Sky's Gone Out”成為了專輯榜第四名,前三萬張還免費贈送了他們在1981年末和1982年2月在倫敦Old Vic的現場專輯。單獨發行之后,與一首現場的單曲和樂隊的海報一起附送,標題“Press the Eject and Give Me the Tape”中最后一個單詞“Tape”暗指他們在Old Vic劇院私自賣磁帶而被查抄,錄音室里的作品就是專為錄音室而寫的,是張不協調但個人化的專輯。

當樂隊正準備錄制新專輯時,Peter Murphy得了嚴重的病毒性肺炎,但是樂隊的其他成員對已經產生的想法已經等得不耐煩了,他們決定在沒有Peter參與的情況下就開始,當Peter康復的時候專輯已經錄完了一半,他只好重新演繹或重寫人聲部分,只剩下四首歌算是樂隊真正的合作。結果這張專輯暗示著樂隊的解散即將到來。“She's in Parties”作為單曲直接發行,之后他們于5月在日本舉行了一系列演唱會,然后從6月11日至7月5日在英國巡演。在Hammersmith Palais最后的演出中,當樂隊盛況空前地加唱了六首歌之后,David說了句“該好好歇歇了”就離開了舞臺(這場演出被完整地收在CD中但效果有些不好,估計應該起名為“Rest In Peace-The Final Concert”)。

1983年當樂隊發行了新專輯“Burning From The Inside”他們應該考慮一下Bauhaus的未來了,這是一張非常多樣化,由樂隊成員個人分頭完成的作品,受到了廣泛的好評,上升到了英國榜的前10名。之后有消息傳來,Bauhaus的成員已經確定要走獨自發展的道路了。樂隊解散之后陸續有遺留的專輯發出。當樂隊解散了之后他們發現有一些歌迷已經付了一年的定金,他們應該得到補償,于是325份包括一首單曲和另一首優秀曲目起名為“The Sanity Assassin”(心理健全的刺客)的大碟拷貝被免費發放,那首歌現在有另一個擴充版本收在“Crackle”專輯中在美國第一次發行。在雙張精選輯“Bauhaus 1979-1983”(后來擴展成雙CD加上一張編輯版本)之外,其中的主要部分又做成了一張廣播專輯“Swing The Heartache”(旋轉心痛),加入了歌曲的一些其他版本和其他未發表的歌曲。最近一本限量發行的記錄Bauhaus大事的書“Beneath the Mask”(面具之下)中附帶一張CD,有樂隊最早期的作品。

雖然Bauhaus解散以后由成員衍生出來的樂隊(Tones on Tail、Love and Rockets以及Peter Murphy個人)都沒能延續Bauhaus商業上的成功,但他們的音樂仍然很有影響,那說明他們是支偉大的樂隊。在1998年的7月10、11兩日,在洛山磯,好萊塢的Palladium,演唱會的門票被搶購一空,那個地方已經等了8年多,Bauhaus又回來了!那么他們為什么又復合了呢?當然在1998年Bauhaus的音樂還有很大的空間,還有豐富的資源可挖掘,而且因為他們還有很多靈感。我們只能推測,但誰會不去想如果他們不分開而繼續著昔日的光芒那會怎么樣?至今為止樂隊的4名成員還在說著“絕不”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可能會變成“為什么不?”。這不是生銹的東西渴望重現往日的榮耀。“Love and Rockets”的音樂已經形成了自己的風格,他們在Bauhaus之后合作了5年,而Peter Murphy的5張個人專輯已經使他成為可能是反明星思潮中唯一的“明星”。

現在這些人帶著音樂又走到了一起,為了音樂和一些未盡的事業。經過20年與Peter Murphy、Daniel Ash、David J和Kevin Haskins一起合作,我開始承認一個永恒的道理:期待意想不到的事情。

Bauhaus可以說是歌特搖滾的教父級樂隊,他們以刺耳的吉他和弦和冰冷飄渺的合成器創造了后朋克搖滾中簡約主義的、孤高陰暗的代表性風格。在樂隊簡短的歷史中,他們幾乎探索了他們所追求的音樂中的所有可能性:在他們陰冷蕭瑟的整體音樂氛圍中你可以感受到華麗搖滾、實驗電子搖滾、瘋克乃至重金屬的各種復雜成份。在他們的追隨者們面對潮流無能為力地停滯不前時,他們所創造的風尚卻非常成功地一直流傳到了今天。

樂隊于1978年由吉他兼主唱Daniel Ash、貝司兼主唱David Jay和鼓手Kevin Haskins和其后相當著名的主唱Peter Murphy組成。最初樂隊稱作Bauhaus 1919,1979年他們改稱Bauhaus,意為德國的一個建筑學派。同年8月,樂隊在獨立廠牌Small Wonder Records旗下發行了單曲“Bela Lugosis Dead”,盡管這首歌連流行排行榜的邊都沒摸著,但卻成為了事實上的歌特搖滾圣歌,在英國獨立榜上停留了數年,他們歌特搖滾之父的稱號由此而來。三個月后樂隊簽約于Beggars Banquet的一個子公司,也就是國內名聲顯赫的4AD。在又發行了兩張單曲后1980年10月樂隊的處女專輯《In the Flat Field》發行,并居流行榜NO.72、獨立榜NO.1。時隔一年,他們發行了第二張專輯《Mask》,這張唱片充分展示了樂隊更加雄心勃勃的的音樂方向,這個新方向將重金屬和電子音樂結合成了領先時代甚多的新的音樂結構,在不放棄原來音樂黑暗兇險內核的前提下,他們的音樂變得更易于被人接受了。《Mask》在商業上獲得了相當的成功,同時也為樂隊以后進一步商業化打下了很好的基礎。其后一系列成績不錯的EP和單曲催生了1982年那張名列專輯榜第4的專輯《The Skys Gone Out》。1983年Peter Murphy因肺炎而未能參加Bauhaus的第四張專輯《Burning from the Inside》的創作,結果反而使這張唱片充分體現了Daniel Ash和David Jay更個人化、更情緒化的風格。在Murphy康復后,樂隊去日本進行了巡回演出,回到英國后于7月解散。

樂隊解散后Murphy與日本的Mick Karn合組了Dalis Car,不久開始個人發展。Ash、Haskins、Jay則在1985年提議樂隊重組失敗后組建了Love and Rockets。直到將近10年后雙方事業均陷入停頓后,樂隊才重組并在1998年進行了美國巡演,并發行了雙張現場CD。


本文由成都英語口語培訓原創,轉載請保留:http://www.nhlpre.live/news/jiaoyu/5263.html!

我要報名

成都韋沃英語四個校區地址
河南11选5杀号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