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004-8568
當前位置: > 新聞動態 > 教育新聞 >

圖森印象

作者;louie ???文章點擊:190


     “Hi, pal! Where are you heading for?

       “Tucson!”

       “Tucson?

       “Yeah。It’s the second largest city in Arizona.”

       “……….”

       對啊!圖森市哪啊?用我們北京話說,“屬于地球上不大能找到的地兒”。如果一個老美問另一個老美,

       “嗨,哥們兒你去中國哪啊?”

       “廊坊!”

      “廊坊?……..”

       要么你是“中國通”,要么您就是中國人,否則誰知道“廊坊”在哪呢?老一輩子的美國人,他爺爺的爺爺可能知道,聽了之后一定會用那種恐怖得變態的語氣反問:“廊坊?yihequan (義和團)!”@#$%&*

       可惜啊,俺不是“美國通”,又是一地地道道中國人,今天就來列位看官講講什么是“圖森”,現在請大家做好,把手里的“旅游指南”統統地扔掉,灑家這一回的題目就叫“Tucson meets yourself.”

       以下是某旅游手冊上對圖森市的介紹:

       “圖森市,新興的工業區中心,有很多廣場,綠草如茵的人行道,還有很多小型體育場,綠草如茵的人行道。圖森藝術和娛樂中心,都具有漂亮的花園和涼亭,圖森的上空,天空一片明凈,富于顏色的變化,不像一個沙漠中的城市,倒有點像一個海濱城市了。”

       靠,如果導游詞都是這么寫的,還能招了游客,我就從此“改性”!不,我寫錯了,是“改姓”!

       下午沒什么事,想去看看城市中心有沒有教堂之類的地方-------通常這些建筑風格不大可能是現代的產物,而是西進運動那個時代的產物,有點Roman Catholic的味道,姑且算做特色建筑,誰讓美國建國時間太短,Arizona有西班牙人,美國又從人家墨西哥人手里搶的呢?

       看準遠處最高的樓,“開路”! 穿過沙粒鋪成的人行道,繞過Sahara旅館的標志牌,一路向右拐,一路走一路看。不遠處第一個建筑像個碉堡,窗戶黑洞洞,像槍眼,定神一看標志嚇一跳:Mortuary and Funeral service. 倒!殯儀館!在中國,這叫“風水不好”,可惜老美怕的是“Michael”(麥克爾,月光光心惶惶的主人物,殺人狂), “Jack, the ripper” (開膛手杰克,英國是十九世紀出沒于倫敦的連環殺手), Dracula, (吸血鬼的原形,“驚情四百年”的主角)看來老美住店沒有“風水”這個講究,賓館挨著殯儀館,這也算是本地一大特色吧!


        Sahara酒店邊上最生猛建筑物:Mortuary and Funeral Service

       再往前走,過一個路口,一座建筑看著像個沙漠驛站,平房的頂上建一個塔樓,看著像個冰激凌,可是又沒有標志,仔細一看,右側有個小牌兒,上面寫著“divorce, child support, income tax”,(離婚,子女撫養,收入稅)看來這兒的老兄經營項目很廣,在中國法院,稅務局管的事情,他都管了。可這算什么呢?法院肯定不行,律師事務所吧?也很牽強,但是腦子能動到這份上,可見美國就業艱難和就業環境寬松并存。在美國的留學生們,原諒一個中國人的“少見多怪”吧!


 

               你猜這是經營什么的?

       前面是個立交橋,過了橋就是市中心,旁邊的建筑很象中東地區哪個“酋長”家,名字腦子叫Casablanka Mansion, 聽著象個旅館,門前停的又是跑車,又是路虎的,一看就不是一般人,再者說誰家沒事吃飽了撐的叫mansion啊?(mansion是“宅第”的意思,最著名的用法在中國,The Dream of the Red Mansion, 紅樓夢) 但是我印象最深的還是那個名字,Casablanka,熟悉美國文化的各位,這不就是《北非諜影》嗎?這部片子是1942年正打二戰的那會兒拍的,Humphrey Bogart飾演了一賭場老板Rick Blaine,這部兼容了驚險,浪漫和幽默的電影一舉奪取1943年最佳編劇,最佳導演和最佳影片三項大獎,很多臺詞至今在中外影迷中流傳,最著名的那句是Rick用低沉的嗓音對心上人Ilsa說:“Here’s looking at you, kid.”(小孩!這有個人看著你呢!),多冷峻的情話,當年的Humphrey Bogart要放現在,那就是一超男冠軍。還有一句更有名,Rick和Ilsa被迫分手,面無表情心中無比悲痛地說了句:“We will have Paris.”(咱們不還有巴黎嗎?類似于:雖沒有婚姻,但是愛情永存。),這句臺詞后來入了好萊塢經典愛情臺詞的前十名。所以啊,在美國,Humphrey Bogart是冷峻和浪漫兼容的象征。Casablanka是“浪漫和奇跡發生的地方”,這層意思在字典上可是找不到的,Collins和Webster上寫的是:largest city and chief port in Morocco. It is situated on the Atlantic coast. (摩洛哥最大的城市和主要港口,在大西洋海岸。)差哪去了!這名字起得,真夠美國的!一時間,像也不照了, 愣著!浮想聯翩啊!硬充是“意識流”。


卡薩波蘭卡?北非諜影?

        邊走邊想,watch, think and remember, 忽然間有種錯位的感覺,不是工業中心嗎?怎么走著走著,有種沙漠里的感覺?不是美國城市嗎?怎么會有“酋長”建筑?一想也是,周圍就是沙漠,當地人有的就把圖森叫“綠洲”,有點沙漠特色,又有什么新奇的呢?慢慢地城市的感覺淡去了,身在美國的城市,感到的是阿拉伯式的風情,這種感覺甚至蓋過了晚上在亞利桑那大學兩側看見的town house, 酒吧,餐館和時裝店, 不是說他們不令人深刻,而是他們“太美國”,“太資本主義了”,“美國化”到一種模式,我們管它叫American Dream,但是這種東西對咱們外國人有吸引力,對美國人好像有種“臭了街”的感覺,既有點俗,還有點誘惑力。聽著聽著,也就煩了。總覺得老美的文化還有另一面,對其他文化傳統兼容并包,五六十年代,他們把這叫melting pot(大熔爐),八十年代以來,又叫salad bar(沙拉吧),俺把它叫即能吸星大法,又能乾坤挪移。
 邊走邊想,離市區越來越近。牌子上寫著Jacome Plaza,隱隱傳來陣陣喧嘩,一打聽,這兒今兒個有event(活動),題目也很獨特,Tucson meet yourself(圖森遇見你),廣告上寫著presented by Tucson citizens,(由圖森市市民演出。)怎么看怎么象一幫老外周末閑著沒事在自娛自樂。往里一走,再出來就是三個小時以后了。欣賞了歌舞,吃了一種叫jerk chicken的小吃(傻子雞!對,你的眼神很好,沒看錯。許你有“傻子瓜子”,就不許人家有“jerk chicken”了?),還從一意大利老大爺那喝了一種叫pueblo的古怪飲料。

        忙了一天,困了,想明天再寫。預知后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書接上回,一路向前走,越走越不對勁。大周末的,怎么一個人影也見不到?除了加油站,無論是商店,還是舊車市場一律大門緊閉,從入住的Sahara Apartment Hotel一直到University Boulevard都是這樣,就覺得周圍的建筑物像一個個巨人,一扇扇窗戶黑洞洞的,就像一雙雙眼睛凝視著你,越走越瘆人,那種被人監視,窺視的感覺,腦子就一個詞兒,Ghost Town,但這個詞不是“鬼鎮”的意思,認為是“鬼鎮”的,肯定看過一個電影或者玩過這個電影的原形游戲“寂靜嶺”(Silent Hill)Collins上面的解釋為:荒廢的小鎮(a town used to be busy but is now deserted)形容那種沒落的工業城鎮。

       但是我的感覺錯位了,或者說是直覺再次欺騙了我。

       走到Jecome Plaza感覺就全變了,突然的一片人聲鼎沸,令人倍感親切!這種感覺是你和一大群人結伴而行的時候無論如何也感受不到的。這群人參加的活動就叫“Tucson Meets Yourself”

       活動的中心是市區的一座教堂,拱頂建筑,上刻精致雕花,兩層回廊環抱著一個庭院。回廊下一排排的小攤位,現場制作和銷售印第安特色的手工藝品。教堂的前面就是Jacoma Plaza, 一群黑人在樂此不疲的進行著“靈歌”表演。(spiritual songs)

 

       書中暗表,這次我來的很巧,這次活動還不是每次都能碰得上,這里的一個印第安小商販告訴我,這個活動是個定期舉行的regular event,本市的報紙Tucson Citizen作宣傳,本地市民文化團體參與,一年只舉辦一次,正所謂擇日不如撞日,俺這叫一個幸運啊!

       往下發生的是事情就很有趣了。

       在教堂門前我發現一攤兒,一個二十來歲的小老外正在教人下圍棋!黑白子往棋盤上一撒,連比劃帶說明地,認真耐心程度不亞于韋沃的老師,我仔細觀察了一會兒,發現他的桌上除了棋盤外空無他物,既沒有袋子也沒有盒子,看來他是不收錢的。不然的話,這不就是北京立交橋底下設個棋局騙人的嗎?敢情是在這免費普及咱傳統民族文化呢!這種情景在美國腹地見到絕對是街頭一景啊!還等什么,拍啊!結果讓人看見了,沖我大吼一聲, “Hey Guy! Do you wantta play?” 好像怕搶了他生意似的,反正也拍完了,不跑就來不及了,閃!

(后來才知道,其實這樣做在美國是不禮貌的。與其偷拍,不如拿出外交官的范兒,堂堂正正地走上前夸他說,“Sir, your style is unique. I wantta snap a shot for you. Hope you don’t mind.”先生,您那勁兒挺獨特的,我想給你照張相,希望您不介意。一般情況下,老美都很配合。不用鬼鬼祟祟的。)


Hey Guy! Do you wantta play?

        在教堂門洞里看見一老一少,父女二人(姑且這么說吧,本人的思想還沒有前衛到老夫少妻的程度,也不好意思上前問人家的關系,It’s none of your business.)右邊的老大爺持大提琴,左邊的姑娘持小提琴,樂曲有點像美國的鄉村,又有點像墨西哥的民樂,什么風格說不上,反正一聽那樂曲就走不動了。跟咱中國一個老頭拉一把二胡,一個小女孩拿一個碗碟,邊敲邊唱不是一味。透著旋律歡快,音符也極富跳躍,一點沒有《笑傲江湖》中衡山掌門“莫大先生”胡琴中那種凄凄涼涼,苦大仇深的感覺。二人身前放著一個小凳子,放著人家自己錄制的CD,十美金一張。旁邊還放著名片,拿起來一看才知道,自己又露怯了,老大爺拿的叫Mexican Harp(墨西哥豎琴)。唉!文化這東西,真是“不知道那塊云彩下雨”,這里讓你露一小怯,那里讓你露一大怯,真要在國外生活,頭兩個星期的時間以準就是露怯的過程,恐怕還遠遠不夠。


    笑傲江湖

       給我留下深刻印象的,還有一吃, Jerk chicken,一喝,Pueblo。還吃了些別的,如Pilipino Rice and Chicken(菲律賓雞肉飯)和Lamb Kabob(羊肉串),但都沒有這兩個印象深。(你沒撐死啊?唉!為了體會異國風情,顧不上嘍!)說實在的前者有點上當的感覺,后者是無知碰到了較真的,撞上了。

       喘口氣,聽灑家慢慢地道來。

       從教堂的門洞出來,看見左邊有一個小食品攤,名字叫Taste of Jamaica, 后邊那個詞字典里也沒有,倒是菜單給我的印象很深,主菜一個是咖喱雞(Curry Chicken),這個中國人都熟,還是周星馳在那部電影中的外號吧?另一個菜叫著就比較猛,Jerk Chicken! (傻子雞),當時我就琢磨,那傻子瓜子是不是也可以翻譯成“jerk cucumber seeds”(傻了吧嘰的西瓜種子)還是點Jerk Chicken,倒要豁出去一次,看看到底傻在什么地方?點菜的過程就更戲劇性了。我遞給服務生五美元,輕輕地說jerk, 狠狠地說chicken, 生怕那西班牙張相的姑娘受傷害,可沒想到旁邊的舞臺上,四個老黑正在分著高音部,低音部地四重唱,那叫一個吵!西班牙的小姑娘聽不清啊,跟我說pardon, 我怕她聽不清啊,就把嗓門提高了八度,狠狠說了個“jerk”,輕輕說了句“chicken”,得,成罵人了! 我看見那姑娘一皺眉頭,可是真不賴我啊,是你讓我說的呀,好在人家姑娘沒在意,撇撇嘴,左眼斜了一下臺上唱得正歡的四個老黑,嘟噥了一句, “The noise over there is awful.” (那邊的噪音可真夠大的!)

       拿到jerk chicken,才知道誰是傻瓜。所謂Jerk Chicken制作超級簡單,就是三塊用醬油和香料泡過,再用油炸的雞塊,怕吃得太膩,就把洋白菜和胡羅卜絲切成絲,放在兩塊面包圈的上面,味道有點像咱們的樟茶鴨。這玩意兒我都會做,做菜的不用腦子,點菜的不動腦子,嘿! Jerk Chicken。


  我: Jerk CHICKEN, please. 她:Pardon?  我:JERK chicken! 她:[email protected]#$%&*

       再說那Pueblo,庭院中偏后的地方有個攤位,一看我就走不動道了,攤位的名稱叫Mona Lisa,名畫啊!第一道菜就很猛,叫Italian Sausage Hero,翻成“意大利香腸英雄”肯定不是人話,湊合翻成“意大利香腸之王”。有點“日出東方唯我不敗”的意思。本來就像點個腸子,結果接待我的意大利大爺突然問, “Anything to drink?”,我想都沒想,順口說了句,“coke”, 沒成想老大爺一撇嘴,迸出一句,“we don’t serve coke.”,那個神情好像是說“可樂?那也叫飲料?”我問,“那你們有什么?”,“Pueblo”,沒辦法,嘗嘗吧,“拍不漏”,剛喝的時候有點像檸檬水,細品味有點怪,像什么呢?治感冒的“甘草片”那味,我們中藥治病的方子,他們用來作飲料,還叫“怕不漏”,這也許就叫異國風情吧。


Coke? 那也叫飲料?! 嘗嘗我的,拍不漏!

        游興未盡,回酒店集合的時間就到了,這之間我還欣賞了很獨特的舞蹈表演,很獨特,可是都叫不上名字。回賓館的路上走過一片美國人的住宅區,一棟棟房子見證著美國人的生活質量。為了新生活,好好學英語,快考TOEFL, GRE吧!廢話我就不說了,為了新生活,沖吧!


       夕陽西下,才慢慢拼接起對圖森的印象,郊區象ghost town, 市中心凸現多種文化的融合,居住區象征著一代代美國人最實際的物質夢想和追求,他們把這叫做“American Dream”,但是我印象最深的卻是“旅館敢和殯儀館并存”的心態;“卡薩布蘭卡”對一個瘋狂浪漫時代的回放;傻子雞肉的“樟茶鴨”味,“怕不漏”的“甘草”味,在唇邊揮之不去。那是一種中西合璧的感覺,得親身來到這里,邊走邊看,眼隨心動。Watch, think and remember,才能慢慢品出美國這個國家的味道,慢慢地體會一種驚喜,或者另一種意外,外國人說你是“少見多怪”,我們中國人眼里是“異國情調”。所以今天我這一回的題目就叫作: 我被圖森撞了一下腰!美國人把它叫做:Tucson meets yourself。



本文由成都英語口語培訓原創,轉載請保留:http://www.nhlpre.live/news/jiaoyu/5221.html!

我要報名

成都韋沃英語四個校區地址
河南11选5杀号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