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004-8568
當前位置: > 新聞動態 > 教育新聞 >

孔融讓梨是害人的故事

作者;louie ???文章點擊:196
孔融讓梨是害人的故事


第一 消滅了平等理念,教育孩子從小要論大小,不要論平等。孔融長大后,給大官撐傘,給大款讓女人,給大人物讓房子。必將會是奴性十足的貨色,美國憲法有一句話響徹云霄,我們每個人是生來平等的。


第二 消滅了自由理念,教育孩子從小就要沽名釣譽,不要性靈的自由,小孩子貪吃貪占是人類的天性,明白自己喜歡的,也是別人喜歡的,怎么跟人合作才是正解, 而一個“讓”字,就抹殺了靈魂。美國人打籃球,多一個人,有一個人要退場,大家輪流投籃,投不中的自己離開,看別人玩。中國人打籃球,多一個人,有一個人 要退場,大家互相謙讓,都說讓別人玩,真的是自己退場了,自己就很懊惱,開始懷恨某人了。中國人喜歡窩里斗,根源就在這個虛偽的“讓”字。想吃大梨嗎,你 就服從規則,競爭獲得,不要去讓,讓不是規則,是人情債,是軟弱認慫,是窩里斗,是自我束縛,“讓”是一種邪惡的理念。


第三 消滅了博愛理念,孔融讓梨是喪失人格的,每個人都有資格吃梨,憑什么大孩子吃大的 ,小孩子就要吃小的,自己踐踏自己的權益。孔融如果說,是因為我愛我的哥哥姐姐,那沒的說,愛兔子還可以拿梨喂兔子,愛心得到滿足了,屬于等價交換。如果 是因為別人大就應該吃大的,自己小就應該吃小的 ,那就是剝削,是奴隸意識,首先得承認 吃大梨也是我 應得的權益。儒家的長幼尊卑之序通過孔融的故事輸灌給了一代代孩子,但是睜開眼睛看看數百年前大秦帝國,只要有戰功,弟弟都可以先有爵位,絲毫不論長幼之 序,秦軍靠賞罰分 明的戰功制度,抵抗了游牧民族的入侵,于是乎有了中國人津津樂道的車同軌書同文的文明時代,真正的博愛,是不論大小長幼尊卑的,論的是優秀的制度。


多年前在飯桌上聽一同學講加拿大版的“孔融讓梨”,與中國版的有的一比:
同學攜太太及6歲的兒子赴加拿大參加一女同學的婚禮,那位女士與 前夫離婚后攜8歲的女兒又嫁給一位老外。同學一家三口抵達加拿大,住在那位女士家中,主人為他們夫婦安排了一個房間,又安排同學的兒子住在主人女兒房內, 女主人跟她女兒講“中國來了一位小朋友,歡迎他住在你房間里好不好?”結果被她女兒一口拒絕。隨即,女主人和她的老外丈夫(應該說準丈夫)坐在女兒身邊做 思想工作,足足講了兩個小時的“share”,最后小女孩感動地哭了說“我今天終于懂得share的道理了”。同學話音剛落,同桌的另一位移居美國的女同 學插話說,她女兒早在幼兒園就受過share的教育。
將該故事與孔融讓梨作一番比較,發現有相同點又有不同點。相同點都在于“謙讓”,但 兩者的根本區別在于,前者首先承認和尊重你應有的權益,只不過作為一名道德高尚者鼓勵你把自己的東西或利益給別人分享。而后者則是否認你的應然權利,大梨 本來就不屬于你,所以也就根本就不存在分享的問題。


第四 消滅了人性理念,女士優先 是個禮貌問題 男人滿足了紳士心理 因為人們還真不在乎誰先進門那幾秒鐘 如果是火車臥鋪 你會讓給一個女士 自己去硬座嗎 那就是赤裸裸的權益問題了,拋開權益不說,因為就是有人坐飛機,有人坐火車。但簡簡單單的禮貌背后折射的卻是社會的人性。
孔融讓梨 孔融學會的僅僅是沽名釣譽 大梨小梨的份量不同 或許孔融不在乎那一點份量差距,但是這個事情足以誤導小孩 讓小孩自幼就喪失了權益觀念 自幼就 受到長幼之序的毒害 小時給大孩子讓梨 僅僅是因為自己小 長大后 剝奪小孩子的利益也就變得理所當然了 禮堂失火 中國人順口說出 讓領導先走 也就是 孔融讓梨精神潛移默化的影響結果 小孩子都在發揚孔融讓梨的精神 大人物安全離開 小孩子燒死一片 克拉瑪依大火使得 中國人沒人性成為國際社會的笑柄,中國人能否在那場悲劇中看到孔融那鬼魅般的陰影呢?
孔融讓梨的故事 足以讓中國人汗顏


第五 消滅了法治理念。
法治有一條理念叫做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把長幼和尊卑聯系到一起的儒家才是可憎的
因為弟弟小,弟弟的權益就只能靠孔融的仁愛來保證了,因為哥哥大,哥哥的權益就是必須要被放大的,這一點就是人治社會的基礎。
大人物的權益要被放大 大人物就是赤裸裸的特權 
小老百姓的權益要靠大人物的仁愛之心來保證 小老百姓就是乞丐的地位
既然小老百姓的權益靠大人物的仁愛之心來保證,法律其實就是擺設了
人治社會的特點就是以文亂法


讓 是虛偽的
讓大的 是奴性社會的源頭
讓小的 是道德自律社會的源頭
孔融讓梨是貽害后人的故事
是中國罪惡的人治社會教育的經典教材


因為孩子們相信了孔融讓梨,就學會了虛偽的爾虞我詐,并且都拜倒在了大人物的特權面前,受過孔融讓梨教育的孩子長大后,并不認為大人物的特權有什么不妥,反倒是都緊緊圍繞著特權,中國徹底沉淪為人治社會。
外國小孩從小被教育人人士生來平等的,要去為自己的權益而斗爭,于是就有了眾多的法律和司法程序,中國人顯然對此會嗤之以鼻,去尋找特權來維護自己的利益。人治社會在中國經久不息的原因,和孔融讓梨貽害后人不無關系。
為何從中國古代東漢末起至今才有人提出?為何以前不提?而從一個小學生的簡答題中的討論反復轉帖后才提出奴性化人生觀出來,而不從尊老愛幼、扶老攜幼的方面來說呢?為何從本來是教育人們凡事應該懂得謙讓的禮儀,卻演變成是虛偽的奴性社會的源頭?讓不讓梨本來就是一個相對辯證的觀點,在教材中都體現出來了,這里引用百度百科的另類解讀來說說,并非只有這個小學生是第一個提出的觀點是不讓了!!!
曾經有一位老師將孔融讓梨的故事講給學生聽,讓學生交流聽了這個故事后的感受,學生們大多都說孔融具有謙讓的美德、要如何學習云云。惟獨一名學生,語出驚人:如果孔融不讓梨,他的哥哥們會揍他。這是他不得已的選擇。也許在他哥哥們的眼里,他這不是謙讓,而是一種屈服。
細細分析故事的本身:兄大弟小,兄之于弟是強者,弟之于兄是弱者;梨有大小,大梨乃大利者,小梨乃小利者。強者占大利,弱者占小利,何來謙讓?要是強者將占據大利的機會讓給弱者,這才叫謙讓(因為強者本來就有力占據大利)。
“孔融讓梨”的故事本是教育中國的孩子們要學會謙虛禮讓,但是教科書里卻省去了后面部分,所以人們一直認為孔融是一個很懂事的好孩子,其實不然。
當初孔融把大的梨子給了哥哥和弟弟,就有人指出:“小小年紀,竟有如此城府。”果然,孔融年齡稍大后,竟然拋妻棄子,落得個眾叛親離的下場
美國有一位心理學家在全美選出了50位成功人士和50名罪犯,分別給他們寫信,邀請他們談一談自己的母親。有兩封回信給他的印象特別深。這兩個人談的事,都與“孔融讓梨”有關。
一封來信是這樣寫的:小時候,有一天,媽媽拿來幾個蘋果,紅紅的大小不同,我一眼就看見中間的又紅又大的,別提多想得到了。媽媽把蘋果放在桌上,問我和弟弟:“你們想要哪個呀?”我剛想說要最大最紅的那個,沒想到弟弟搶先一步把這話說了出來。媽媽聽后瞪了弟弟一眼,責備他:“好孩子,要學會把好東西讓給別人,不能總想著自己。”一聽到這個話,我馬上轉過彎來了,改口對媽媽說:“媽媽,我想要最小的,把大的留給弟弟。”媽媽聽了很高興,就把那個大蘋果“獎”給了我。從此我知道了,要想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不能直接說出來,要學會說謊。以后我學會了打架、偷、搶,只要想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就不擇手段。直到現在我被送進了監獄。這是一名犯人寫來的信。
第二封信是一位叫約翰的成功人士寫來的,信中說:小時候,有一天媽媽拿來幾個大小不同的蘋果,我和弟弟們都搶著要大的。媽媽把那個最紅最大的蘋果舉在手中,對我們說:“孩子們,這個蘋果最紅最大最好吃,你們都有權利得到它,但大蘋果只有一個,怎么辦呢?現在咱們做個比賽,我把門前的草坪分成3塊,你們3人一人一塊兒把它修剪好,誰干得最快最好,誰就有權得到它。”結果我干的最好,就贏得了最大的蘋果。   這與其說是美國版的“孔融讓梨”,不如說是“約翰爭梨”。要說一個故事就能決定一種人生,顯然是極而言之;但要說母親的觀念和做法對孩子的一生沒有影響,也不實際。事故的真實性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提供給我們的啟示。
在“約翰爭梨”的故事里,,約翰和他們的兄弟無論年齡多小,都是他們媽媽眼中擁有獨立人格和意志的“人”,而不是可以任由成人意志驅使安排的“屁孩兒”。“約翰爭梨”,正視人的天性和權利,通過制定和執行規則,實現了人的權利和義務之間、個人利益訴求和社會道德要求之間的統一。
當然,這種“爭”,是“明爭”,不是“暗斗”,更不同于搶、奪。它必須在兩個條件下進行,一是有一套大家認同的規則,二是有“裁判”監督規則的執行。
僅以本人觀點認為,倘若任何人都“不讓”,缺少謙讓,從而造成更多的社會不和諧因素,何不從真,善,美的角度去觀察,引人向善,從而減少矛盾,何樂而不為?

本文由成都英語口語培訓原創,轉載請保留:http://www.nhlpre.live/news/jiaoyu/4724.html!

我要報名

成都韋沃英語四個校區地址
河南11选5杀号法